hjzx

为雪域高原增一抹亮色——西藏书写脱贫攻坚精彩答卷 2019-09-06 00:00:00   了解更多
0

这里是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世界屋脊”,地势极高,氧气稀薄,自然环境严酷。 这里也是全国唯一的省区级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和整体性深度贫困地区,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脱贫成本高、难度大、任务艰巨。 今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从封闭落后的封建农奴制社会,到社会主义新社会,这片雪域高原创造了“短短几十年跨越上千年”的人间奇迹。 盛夏的西藏,群山莽莽,白云苍苍。关于脱贫的奇迹,也正在这片土地上演,为雪域高原增添了一抹幸福民生的亮丽色彩。 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西藏全区55个县(区)摘帽,47.8万人脱贫,贫困发生率从2015年底的25.2%,下降到6%以下。 他乡而今成家乡——“就业定了,心就稳了” 夏日的拉萨,清爽宜人。走进拉萨市城关区恩惠苑社区,道路宽阔整洁,一排排楼房错落有致,小区绿意盎然,让人耳目一新。 易地扶贫搬迁户阿多是恩惠苑社区的保安。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像往常一样在小区里巡逻。 跟随阿多来到他的家中,浓郁的藏式风情扑面而来,10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现代化的家具家电设施一应俱全,零食茶点摆满茶几,房间被女主人次仁央宗收拾得井井有条。一杯醇香的酥油茶下肚,温暖又妥帖。 今年51岁的阿多来自林周县唐古乡唐古村,2016年,他跟着乡亲们搬到了恩惠苑社区。据阿多介绍,老家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交通不便,又经常发生地质灾害,一家人靠放牧为生,日子很艰辛。 刚搬来城关区的时候,阿多一家很担忧。“年龄大了,没有一技之长,能做什么呢?没有工作,一家4口人该如何生活?”曾任村里妇女主任、担任过林周县人大代表的次仁央宗,当时对未来生活充满了担忧。 不久后,经过人社局的推荐,居委会很快就为阿多推荐了社区保安一职,次仁央宗则来到拉萨市委党校做保洁工作,两人每月工资都在2000多元。 如今,“异乡人”成了“一乡人”。“就业定了,心就稳了。”阿多说。目前,阿多的大儿子也通过政府公益性岗位安置,走上辅警岗位。 在西藏,像阿多这样的易地扶贫搬迁家庭还有很多。来自察隅县察瓦龙乡处尼村的德庆卓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能住上这么干净气派的新楼房。 2018年5月,德庆卓玛一家搬到林芝市巴宜区八一镇的创业梦想小镇。一层是商铺,二层三层就是居住区,95平方米的小家,里里外外收拾得很温馨。 在人社部门的帮助下,29岁的德庆卓玛在创业梦想小镇找到了一份保洁工作,她的爱人做保安。 “政府还给我们配齐了家具家电,让我们免去了很多后顾之忧。现在我和爱人每月收入5000多元,贫困的帽子摘掉了,还生了小宝宝,小日子越过越好!”谈及当前的幸福生活,德庆卓玛笑逐颜开。 据西藏自治区人社厅副厅长李虹介绍,自2016年以来,自治区开始对“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26.6万名贫困群众实施易地扶贫搬迁。 易地扶贫搬迁工作,重点要做好“后半篇文章”。“自治区坚持每户搬迁群众必须有1人就业、10人以上安置点必须有配套产业,确保搬得出、稳得住、能融入、可致富。”李虹说。 截至目前,全区942个安置区已经竣工807个,累计完成投资161.5亿元,已搬迁入驻24.2万人;2018年启动实施昌都三岩片区1801户1.16万人跨市整体扶贫搬迁,已安置601户3737人。  端稳旅游“金饭碗”——能人带头政企联动  吞白村位于米林县派镇,雅鲁藏布江穿境而过。 在这个依山傍水的村子,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女能人德吉旺姆。跟村里其他人一样,今年33岁的德吉旺姆从小家境贫寒。因父母离异,家里9个孩子都由母亲一手带大,德吉旺姆从小就很懂事。 18岁时,德吉旺姆来到拉萨市达孜区打工。她先在一家茶馆当服务员,接着又自己创业,慢慢赚到了一些钱。 “因为可以观赏到中国最美雪山之一的南迦巴瓦峰,隔壁村自2006年起就开始发展旅游业。而我们村同样风景秀美,旅游资源丰富,为什么不能开发利用起来?”2016年,德吉旺姆萌生了一个想法:能不能在村子旧址,建立一个集观赏、住宿、餐饮、休闲于一体的村集体农庄? “不能再抱着‘金饭碗’过穷日子了。”她找到村长谈了自己的设想,村长十分赞赏。说干就干。制定经营方案,村两委审议,召开村民大会征求意见……公尊德姆集体农庄的构想初具雏形。 然而,事情并没有预想般顺利。不少村民认为,既然是筹建集体农庄,就应该大家共同出资、合伙经营。但是部分贫困家庭和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根本拿不出钱来。 “贫困户的钱我来出。”就在村民争论不休时,德吉旺姆站了出来。她提出“党支部+能人+贫困户+本村村民”的入股经营模式,并且帮3户贫困户出资6万元。 按照这种模式,项目已完成筹资。现金共近900万元,其中政府为该项目补贴450万元;德吉旺姆个人出资近350万元,占股25%;吞白村40户村民出资近100万元,占股60%;村集体以土地形式出资,占股15%,收益归村集体所有。 “有了政府的大力支持,我的胆子才敢这么大。”德吉旺姆坦言,与此同时,身上的担子也更重了。 2018年,农庄净收入120万元,每户村民从中分红1.8万元。吞白村7名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通过在农庄里务工,平均月薪3000元,年底均实现脱贫。 布姆阿牛是公尊德姆农庄的会计。35岁的她上过六年级,之前一直赋闲在家,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之前就是在家带孩子,没事干。现在每月3000多元工资,收入提高了,生活变得充实了,日子也更有奔头了!”布姆阿牛告诉记者。 位于林芝市巴宜区的鲁朗小镇,被誉为西藏“小瑞士”。由林芝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和林芝筑梦众创产业园有限公司共同研发的智慧旅游项目,目前已经启动。 “该项目构建了线上线下一体化营销管理模式,免费为农牧民家庭旅馆经营户采集信息、线上推广、引流客源,已为农牧民家庭旅馆吸引客源3.9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600余万元。”林芝筑梦众创产业园有限公司总经理陆锦华介绍。 与此同时,公司还为17家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民宿改造,吸引客源。 鲁朗镇罗布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员次仁旺姆就是其中之一。记者来到次仁旺姆家中看到,一间间明亮整洁、有浓郁藏式风情的客房已经修缮完成。 “房间马上就要投入使用,一年多收入七八万元没问题。”为了迎接首批客人,次仁旺姆还专门参加了人社部门组织的创业培训,里里外外“武装”自己。 近年来,西藏将乡村旅游作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重要载体,通过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丰富旅游产品等措施,助力脱贫攻坚,成效显著。 截至2018年底,全区农牧民旅游从业人员达4.7万人,旅游产业带动3.2万名贫困人员脱贫。  发展农牧产业“强筋骨”——立足优势志智双扶  从拉萨驱车出发,翻过海拔5000多米的米拉山,就到了工布江达县。 由于毗邻景区,工布江达县错高乡结巴村村民大多吃着“旅游饭”,日子过得不错,但玉鲁一家过得颇为清苦。 47岁的玉鲁,家中共有5口人。她患有骨质增生,无法干力气活,最小的两个孩子还在读书,一家人靠丈夫和大儿子干活维持生计。 2015年底,经逐级审定后,玉鲁一家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不久之后,扶贫干部到玉鲁家里宣传讲解政策,她的眼睛亮了。她详细咨询了精准扶贫政策,并主动寻求帮助。 玉鲁将自家的9头藏香猪入股到村合作社,增加分红收入。乡政府根据他们家庭实际情况,给玉鲁安排了生态补偿岗位。每年,她可领取3000元的岗位补助。2018年,补助涨到了3500元。 同时,政府还为玉鲁家的两名学生提供路费和学费。经乡政府协调,一家企业资助每人每年2000元生活费。 在精准扶贫政策的扶持下,玉鲁全家收入有了明显提高,自主脱贫的意识也逐渐提高。在她的鼓励下,丈夫和大儿子参加了县人社局组织的技能培训,并外出务工,每年增收6000余元。2017年,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5年的2727元,提高到9300余元。 2018年,玉鲁主动找到结巴村第一书记格列,递交了自愿脱贫申请。 “有政策支持,有村里合作社的帮助,现在丈夫和大儿子又有一技之长,我们一家已经获得了脱贫致富的信心与能力,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玉鲁说。 藏香猪、牦牛、青稞、松茸、灵芝、虫草……西藏有先天的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条件,特色种植业、养殖业、加工业等正成为该区扶贫主导产业。 2016年以来,自治区突出这些特色主导产业,累积实施产业扶贫项目2581个,带动22.09万人脱贫,人均增收4000元左右。依托这些产业,西藏正逐步实现由“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帮扶转变。 奋力脱贫攻坚,雪域高原正谱写动人篇章。高原奇迹还在继续,发展新路正在铺就,乡村振兴的帷幕也已然开启。(李艳秋 黄晓云 祝振强 徐德金 程昌盛)

北京华建英才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 京ICP备16045333号 电话:400-808-6819 邮箱:huajian@hjychr.com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20号乐成中心A座19层

Powered by YXcms 2012-2014 yxms.net Inc.